火箭中文网
繁体版

第二章 华夷秘宝惹纷争
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驾,驾,驾”,华夷城东郊,通往河西城的道路上,钟公子忽闻身后传来一阵快马疾驰声,自是不理,默然前行。数息后,一队三四十人的人马从其身旁掠过,抬眼观之,发现最后三人竟是“熟人”,心中暗道:“是他们。如此阵仗,不知是要去干什么?”便以极快身法追随而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马队到达华夷、河西交界处,稍作休息。钟公子在此后二十米外的一棵树后藏身,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这时,只听马队最前方为首一人道:“兄弟们,此次前去河西天星帮,是奉门主之命,夺取华夷山宝藏秘辛。顺利完成任务的话,我们每个人都能得到重赏;反之,不仅要受到处罚,日后我们二堂、四堂在门中的地位将一落千丈。所以,不管我们两堂之间以前有什么过节,希望各位以大局为重,不计前嫌,秉诚合作,完成任务,你们做得到吗?”此人乃是毒爪门二堂堂主王成,使一口三环扣背大刀。

    众人齐声曰:“两位堂主放心,我们做得到!”

    王成口中天星帮,位于河西西南三十里处,帮主陆兴,有一身不俗的功夫。足下一女,名唤“漪婧”,芳年二八,生的是美丽异常;其妻林婉,厨艺了得,却鲜有人知其父家是谁。

    时至申时中,毒爪门众人已到天星帮三里外。天星帮中弟子,包括伙夫、教书先生共五十人。陆兴自任教官,正传授一门棍法,丝毫未觉毒爪门的到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棍法演练完毕,陆兴散去众弟子,吩咐伙夫准备大家的晚餐。不料院外叩门声起,一弟子前去,还尚未开门,却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院门大破,冲进来一二十人,那弟子被撞倒在地。

    陆兴沉脸皱眉,冷声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闯我天星帮?”

    对方一人抱拳道:“在下华夷毒爪门四堂堂主李林,这位是二堂堂主王成。我们门主闻知贵帮帮主陆兴知道一些关于华夷山宝藏的秘密,特派我二人前来与你们帮主洽谈,不知你们帮主可在?”

    陆兴心中一紧,问道:“你们门主是从何得知我帮帮主晓得华夷山宝藏之秘的?”

    一旁王成不耐烦道:“你是什么人?速速把陆兴叫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此时天星帮弟子已经聚集在陆兴身旁,一弟子喝到:“放肆,这位就是我们的帮主。”

    陆兴亦不悦,寒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宝藏,也不知道什么秘密,带着你们的人滚吧!”甩手转身道:“福伯,送客。”

    福伯即是教书先生,负责陆漪婧的日常教学,上前一步道:“诸位,请回吧,恕不远送!”

    王成正要发作,被李林止住,李林道:“陆帮主,方才鲁莽,多有得罪,李某在此向你赔不是了,只是还望陆帮主考虑考虑,我们门主说了,愿出五万银两交换。”

    陆兴不为所动,也不言语。王成见状,气上心头,道:“李堂主何必与他废话,今日不交出宝藏秘辛,就让他带着秘密去见阎王!”李林听此言。甚觉不妥,却已止之不及,亦不言语,看陆行反应。

    陆兴大怒,道:“早就听说你们毒爪门不讲情理,横行霸道,目无国法,今日一见,果如传言。我再说一遍,带着你们的人快滚!”

    王成亦怒,道:“陆兴,我们敬你是一帮之主,才好言相劝,你不要加敬酒不吃吃罚酒,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陆兴回身,厉声喝道:“放肆,就让陆某领教领教二位高招,看你有何能耐口出狂言。”说罢,陡然出剑,震晃二攻,径取两人咽喉而去。

    王成、李林疾然分开,分为左右。王成三环扣背大刀锵然迎剑,李林连索双飞爪掷击而出。

    陆兴跃至右侧,以剑直击王成刀身,曲弹退转向左,横剑斩向李林之腰。王成纵刀斜劈,攻向陆兴后背。李林已收回一爪、侧身跳开,同时另一爪飞攻陆兴心脏所在。陆兴长剑震荡,踏地腾起,点踩刀背,绕至王成身后,直剑穿背。

    王成就地一滚,避开李林之爪和陆兴杀剑,双脚绞剪陆兴下盘。李林挥爪抓住飞来之爪挂于身前,又疾出一爪架住陆兴攻来直剑,另一手握拳轰向陆兴下腹。

    陆兴抽剑飞退,同时一招“剑气萧心”施展而出,只见他跃起一丈多高,凌空倒立,从左向右一剑划出一条剑势,切向王成双腿。

    王成急忙一刀点地,贴地飞退,而后立起,李林疾至前来,与其并肩。陆兴于两人身前一丈站立,双方不再出手,只是静峙。

    此时,一少女快速跑到陆兴身右,问道:“爹爹,你不要紧吧?他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到我们天星帮来了?”她本在房中写字看书,听得外面喧闹嘈乱,似有打斗,便出来一看,却见父亲正在与两人激战。

    陆兴道:“爹没事,他们还伤不了我,婧儿不用担心,快和你娘到房中去,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却听王成道:“早就听说河西有两个绝色美少女,想必这位就是其中之一吧。陆兴,她是你女儿?想不到你竟有如此漂亮的一个女儿,倒是让我一饱眼福了。”

    陆兴不答他话,仍对陆漪婧道:“婧儿听话,快和你娘进出,不要出来,爹不会有事的。”陆漪婧这才和林婉一起走开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李林说道,陆帮主,我二人已知你功夫了得。但你帮中之人不可能个个和你一般身手吧,我们双方战起,必然两败俱伤,相信不是你所乐见的吧!既然如此,只要你愿意说出秘密,我可向门主申请再添二万银两,以为交换之资,你意下如何?

    王成却惊道:“李堂主,你疯啦,七万银子换一个秘密,得不偿失呀!”李林不说话,静待陆兴回应。

    陆兴自然不信,但李林所言却有一点正中其怀,作为一帮帮主,自知帮中弟子根基深浅、功力高低,略一皱眉,心道:“虽知他们并无诚意,到那消息也未必实在。且帮中弟子只有吴友华一人功力较好,其他都不怎样。与其开战让他们白白牺牲,不如拿它试探他们一下,说不定能保他们一命。”想罢,说道:“就算我说出来,你们也未必相信,更别说兑现了。而且你们能保证时候不追究乃至再派他人来寻我们麻烦?”

    李林见陆兴已经松口,道:“陆帮主尽可放心,我们并不是蛮不讲理之人,只要你说出的秘密可信,我们可以先付三万白银,余下四万日后李某亲自送来。”

    陆兴虽知他们只不过实在拖延,绝无诚意,但自己亦需时间有所安排,便道:“我要先看看你们是否真的带有三万银来,才能确定你们的心意,而后方考虑交换之事。”

    王成见事有转机,忙道:“好,兄弟们,把银子抬出来,让陆帮主看看我们的诚意。”不一会儿,毒爪门弟子就太出几个箱子,放在李林、王成身前,两人将其一一打开,竟真是白灿灿的银子。

    陆兴不料对方竟真带有如此大额银两来,仍是不信他们会真心用来换那个所谓的宝藏秘辛,眉头更皱,暗道:“难道他们真有意交换?绝不可能。还是另有所图或会有强大后援?”一时也猜不透,于是说道:“好,就算你们有意交换,但我需要与我帮中弟子商量商量,再做回复。半个小时即可,你们呢?”

    王成、李林心中俱喜,相视一眼,李林道:“好,就依陆帮主所言,你们可以商议一炷香的时间。不过,希望你们不要刷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陆兴将众弟子集于饭厅大堂,交代数语后,外出关门转向他处,到了自己卧室,林婉、陆漪婧已在其中,陆兴随手将门关闭、拴上,林婉上前来,问道:“夫君,情况怎么样了,那些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陆兴道:“还没走,正在外面等我回话……”

    王成和李林在天星帮大院中来回踱步,显得焦虑难安,时时望向陆兴离去的方向,王成道:“李堂主,依你之见,陆兴会答应和我们交换吗?”

    李林摇头道:“难说,我也说不准,不过时间拖得越长,对我们就越不利。他答应考虑,估计也是怕我们有什么后手,而他则需要时间安排其妻女。”

    王成道:“好他个陆兴,忽悠我们我们。进去这么长时间了,还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林道:“王堂主莫急,他们那些自恃正义之人,比我们更重承诺。我们说好了一炷香时间,他会出来的。时间还没到,我们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王成道:“哼,要是敢耍我们,玩花招,就灭了他的天星帮,杀不了他,也要让他身败名裂,看他以后如何在江湖立足。”

    李林转身向后,对一众弟子说道:“兄弟们,等会要是陆兴不答应交换,就大开杀戒,消灭天星帮,我们得不到宝藏秘密,他人也别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道: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