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箭中文网
繁体版

第一章 初至华夷得神剑
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西元一二一六年七月十六日,西元古国穹宇下,朗朗的晴空异象突显,烈风狂骤,黑云腾滚。风本无定向,此时却四方八面汇集于阳庭湖中心,玄冲而上直袭骄阳;云随风涌,附于阳庭之表,而后翻滚疾升,没覆灼日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旷空之下已被风云侵占,只留得风云之上赤乌一轮,光芒四耀。这时,朱曦旁侧,一物浮现于风云上端,形如巨鲮,全身映染日光而为金色,竟似活物,朝太阳浮去,在离太阳极近出,无声轰漫开来,散成无数光点。随之,风褪云消,一物自天而降,势如流星,不可见状,只划下一条长长的白迹。

    汾阳城南,牛角峰金安寺外,一老一少两和尚静亍着,目见异象全程。老和尚乃是寺中方丈,法名玄厸,年过古稀;少年和尚弱冠之上、而立之下,是玄厸游方外地带回来的,法名古孑。

    古孑问道:“方丈,适才物象,实殊诡异,私有所兆,不知吉凶,敢请开释。”

    玄厸之声庄严,说道:“事论凶吉,皆由因果。凶为吉因,吉是为果;吉为凶因,则凶为果。因果相依,吉凶互倚,此乃天理。古孑,你心性上佳,今后就随我左右,习武修佛,做我的亲传弟子吧!”

    古孑自然极愿、欣喜,道:“弟子但听师父教诲。弟子观那异象之末,似有何物划破长空,不曾看清,师傅可看清了?”

    玄厸道:“看莫看,只在一眼,清不清,只在一念。异象之事,待你日后有所成就,为师自会明释于你,现在不必追问,随我进寺吧!”两人转身,同进寺内而去。

    另一地,乾古城千鹤山青云观前,一鹤道人与其新收弟子崇云也进行了与此大同小异的对话,而后步入观内……

    晃晃悠悠,逝去近六十载矣,即至西元一二七六年五月十五日,申时末,华夷城东“宾悦客栈”前,一少年约摸十八,轻缓而来。少年长发披至肩,肩前剑柄挂行缘,行缘身前遮半面,半面未遮俊秀脸,俊脸明眸目光鲜,鲜目之下鼻挺尖。

    少年在客栈前停下步子,转身入内,寻一靠窗之桌,将剑一竖,包袱顺势落桌,硬物击桌声响起,伙计闻声耳颤,忙之前来,笑问道:“客官,你好,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少年抬头,声如清笛道:“初来宝地,不知贵点情况,还请小二哥帮我点些解饿解渴的酒菜来,酒无需多,两碗即可;菜不必盛,三样足够。另外,来些米饭就好。”取出二两银子递于伙计以作小费。

    伙计眉开眼笑,接了银子,纳入袖中,道:“多谢公子打赏,如公子这般俊美之人,在这华夷城还是头一次见到。您稍等,我这就去给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酒菜过中,店外又进来四人,个个武器在手,显然是江湖人士。四人在少年身前一桌坐下,点了五个菜和一坛酒,边吃边谈。

    原来四人乃是当地毒爪门弟子,趁今天得空,相约来此,一解平日乏累。忽然,一人凑前,将其他三人叫近,轻声说道:“你们听说了吗?我听邻近百姓讲,进来他们常常听到从华夷山上飘下奇怪的嗡嗡嘤嘤之声,不知是何物发出,甚是骇人,吓得他们都不敢进山砍柴和打猎了,怕有怪物出没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别吓唬人了,那都是百姓瞎编出来骗人的。世上真有那么多怪物,那还得了!”

    又一人嘘声作势,道:“我一听说了,还专门去华西村问了些百姓,他们都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人眨了眨眼,道:“如此说来,华夷山中定有蹊跷无疑了。我们几人何不日后有空同去一探究竟,说不定就被我们发现秘宝什么之类的,那就发了,也不用再替毒爪门做事了,岂不快活!你们觉得呢?”环顾其他三人,征询意见。

    此事少年正经过四人桌旁,隐隐中似乎听见“华夷山”“秘宝”什么的,忙停身止步,返至桌前将银两拿上,向柜台而去。

    柜台处,少年先付了酒菜饭前,侧耳而听,问道:“掌柜的,来一间上房,到明天午时,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掌柜正在珠算做账,低头说道:“包伙食,五两;不包伙食,三两。”忽觉对方声音虽略显冷漠,却很是悦耳,抬头而视,顿时心中惊道:“好生俊美的少年,不知是谁家公子?嗯,还是个练家子!”问道:“请问公子包伙食吗?”

    少年取出十两银子置于台上,道:“包伙食,暂不必找,带我后天再来居住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掌柜笑道:“当然可以。不知公子大名,我们这里住店都是要登记造册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道:“就记钟公子吧,金中钟。”

    掌柜登记好,道:“好了,钟公子,请随我楼上来!”

    那四人还在谈论,钟公子回视他们一眼,而后跟着掌柜上了楼……

    翌日午时初,钟公子提着包袱和随身之剑下拉楼,至柜台处道:“掌柜的,向你打听个事。”

    掌柜站起,道:“公子请讲!”

    钟公子道:“不知去华夷山怎么走?”

    掌柜疑声道:“你要去华夷山?我劝你还是别去了,那山中近来传的邪乎,可不太平了!”

    钟公子微笑道:“无妨,我长途跋涉而来,正觉心中烦闷,想要四处走走散散心,没什么的!”

    掌柜知其意已决,只好道:“既是如此,出门向东四十里处有一华西村,再向北三四里便是了。”钟公子道谢而去。

    申时中,钟公子抵达华夷山西路口,转身向上,待至半山腰出,地势豁然开朗,一木屋现于少年身前二十丈外,左右桃李之树各自成林,其上果实业已落尽腐败。

    走到木屋前,轻叩其门而无人应,低头视下,原是房门已锁,略一思索,钟公子锵然出剑,挑落门锁,步入其内,只见屋中一床两被、一桌二椅,一灶两锅、一壶二杯,双碗四箸、两盘双盏,以及柴米油盐等生活必备物品。

    路过华西村时,不曾进食,直接来此,此时腹中早已空空也,煮了些粥吃完,钟公子躺于床上闭目休息,却久久难以入眠,于是又翻身起床,携剑至屋后,发现午后不远处是一山渊深潭,呈椭圆形,长处达二十米,宽处约十米,深度则有七八十米,视之目眩;其下潭水碧清,映衬两壁之上的草木,更显幽深。

    退回至屋前,转而向右,顶着烈日,循桃林小径,一路向前,蝉声聒鸣,于一炷香后,钟公子行至一方断崖石壁,断崖南北走向,长达六七十丈,石壁在崖内后七丈许。

    钟公子立于断崖边缘,向下俯瞰,山风习习而来,只觉心旷神怡,张开双手,闭上眼睛,细细感受其中风味。忽然,一阵“嗡嗡”“嗡嗡”之声飘而传来,惊之皱眉、睁眼,又听得“嘤嘤”“嘤嘤”之声,循声向北,至于断崖末端,声音被高约四五丈的石壁阻遏、回荡,渐渐消散了去。钟公子环视左右前后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,心甚惑之。

    这时,怪声又随风飘来,听声辨位,至石壁前两米处,声音又散了去。钟公子眉头紧皱,转身准备离去之际,蓦地一道亮白之光瞬闪即逝。钟公子又回过身来,将剑出鞘,在地上一阵左敲右击,在敲到一处时,心中惊觉,暗道:“嗯,石头么,声音怪怪的。”便用脚除去土上一层,露出方形石块一角,再拨乱除杂,原是一大石板,长宽各两米左右,内端正与石壁相连。以剑试其厚,竟达三寸多,推之浑然不动。而后又试了多种方法,都不能撼动石板分毫。

    钟公子不免有些气馁,以剑击在石壁之上,不料被击处竟向内凹陷,就听得石板滑动之声,数息后,石板向石壁之内停止了滑动,现出以洞口,有青石台阶向前下方延伸。捨阶而下,进到地下,一片黑暗,视之无物,钟公子闭目一瞬,再睁双眼,方看见洞中情况。

    原是一较大石室,只见一须发尽白的老者盘坐于前方四米出的一张木床之上,头垂下。钟公子惊然,连忙拱手躬身道:“晚辈误入老前辈洞府,多有惊扰,还请老前辈见谅,晚辈这就速速离去!”转身向外,然而,已踏上石阶的他未听得回应,心中疑惑,止步转身,至老者木床前六尺站立,再抱拳躬身道:“晚辈……”才言两字,就见老者右手微微捏着一纸,手指向上曲张,抬眼观之,见老者双目紧闭,而又未听得鼻息之声,方知老者已然仙逝。

    再进三尺,钟公子向老者敬施一礼,道:“晚辈虽知擅自窥看他人信件不合正理,但殊特之时也别无他法了,老前辈泉下有知,还请勿怪。”取下老者手中纸张,共分两页,其上内容,不看则已,一看惊心……

    阅罢,钟公子双膝跪地,道: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之拜。”三伏三拜后,起身,含泪至木床左后,按动石壁上一处,石室左侧现开一石门,仗起火把,进到一更大的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山洞高达八丈,宽约十丈,长三十多丈。洞口处洞顶上,一细小裂缝,长两寸多,宽仅分毫,,一线阳光透射而下,其下一圆石上插着一柄剑。钟公子行至此,提运全身内力才堪堪拔出剑来,视而观之,此剑长六尺三寸,宽两寸三分,厚仅一分,银刃白纹,森森闪光。剑柄两面均有四个长宽五分的五角凹孔,各有两颗五角紫水晶在嵌;剑柄尖端是一长宽各一寸的较大五角孔洞,空空如也。剑身两边正中各一三寸长一分宽的沟槽,而不中空。

    圆石右侧,一金黄剑鞘横卧、半没沙中,左侧,一古旧典籍随风翻动。钟公子捡起剑鞘、书籍,将剑入鞘,返至石室中,对老者再三敬拜,把自己随身之剑置于其右,说道:“师傅,以遗书,待您仙体自然腐化成骸,徒儿再来安葬您。这恐怕需要一段时日,这段时日里,徒儿不能相伴于您,就让我这随身佩剑在此作陪吧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辰时,钟公子自制早餐后,将木屋关紧,下山而去……待至巳时末,到了宾悦客栈,至柜台处道:“掌柜的,依前日之言,那剩余的无=五两银子就包伙食住到明天午时吧,造成不便,还请海涵!”

    掌柜道:“无妨,无妨,只要公子你不嫌弃小店,日后如若再来,我许你半价优惠!”注意到了钟公子手上的剑已作变换。

    钟公子道:“那就承蒙掌柜看得起我了,日后再来华夷,定来贵店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